昨晚的影评人选择电影奖是本季度第一个“真正的”颁奖典礼(抱歉,人民选择奖),但对我来说——感谢乔治·克鲁尼——它也是最好的。

但首先,让我们回顾一下……The Critics' Choice Movie Awards, which aired LIVE on vh1 (you can catch re-airings this weekend), brought out everyone from Melissa McCarthy to Charlize Theron.该奖项由美国和加拿大最大的影评人协会——广播影评人协会投票选出,换句话说,就是那些能决定一部电影成败的人。所以,不出席颁奖典礼?是啊,你站在批评家一边。真的,谁愿意这么做呢?

但是站在记者的立场上呢?这是常有的事。名人在最后一分钟才出现在地毯上,被赶了进去,没有时间接受采访。所以,当乔治·克鲁尼(在我看来,他是电影明星的缩影)在史黛西·姬伯乐的陪伴下第一次走上红地毯时,我并不想抱太大希望。

与此同时,我和一向和蔼可亲的梅丽莎·麦卡锡(Melissa McCarthy,她一直在与喉炎抗争!)、欢乐的朱迪·格里尔(Judy Greer)、我的新闺蜜艾莉·肯珀(Ellie Kemper,读过相关文章!我们在人民选择奖上的介绍),伴娘她说她会报名参加伴娘2即使剧本成功——因为这是她有多喜欢第一部),甚至得到了布拉德·皮特的喝彩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过(多亏了他抱着女儿薇薇安·朱莉-皮特)。

广告

好吧,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在想什么:“你得到了布拉德·皮特的欢呼,却只写了五分之一的句子?”“嗯,是的。You see, that's because what happened next blew any other celeb encounter away.

几天前,我在写一篇关于“我渴望在金球奖上采访的5位名人”的文章。乔治·克鲁尼也榜上有名。事实上,我甚至不想采访他。只要一个拥抱就好了。因为公关人员不会对此大惊小怪的。或史黛西Kiebler。不,一点也不。当然,我是在开玩笑,但我也是认真的。

当时我正在采访保罗·菲格(公司的董事长)伴娘-毫无疑问,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导演),当我看到克鲁尼慢慢走过来。你看,这是记者最大的噩梦。作为一个不太出名的好莱坞人物,你怎么能在和世界上最大的电影明星之一交谈的时候不被人发现呢?在这里填空。然后,我以最好的方式说:“对不起,保罗,乔治·克鲁尼马上就来了。”你介意我去抓他吗?” Paul, ever so accommodating, stepped right out of the way as I called out, "George! Can I ask you one question for魅力?”

广告

乔治用那双阴燃着的性感的眼睛做了个眼神接触,说:“当然,不过我得快点,因为他们要带我进去。” And with that—my body shaking, my heart pounding—I said, "I just wrote an article about the 5 people I most want to interview at the Golden Globes, and you're on it! But all I really want is a hug!" (I honestly couldn't believe I had the chutzpah to ask that.我的意思是,真的!)To my amazement, he reached out his arm, gave me a come-hither look, and gave me the most wonderful hug and kiss a girl could ever get from her Hollywood crush.

媒体像秃鹫一样蜂拥而至,所有人都对这一切的发生感到震惊。保罗·菲格还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,他微笑着,就像一位自豪的家长,只是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求婚之类的事情。当我慢慢放手时,当我意识到我的古铜色化妆品已经完全擦去了他西装外套上时,我那一贯的轻浮微笑慢慢变成了惊恐的表情。(他知道乔治·克鲁尼穿的衣服,他可能穿的是独一无二的阿玛尼)。你在开玩笑吧。好莱坞最好的男人不仅满足了我疯狂的要求,而且还毁了他的西装?(就像索菲亚·维加拉所说的,“阿伊伊伊!”)但克鲁尼很酷,很有风度,在跑进去看演出之前说:“别担心。”。

广告

艾伯特·布鲁克斯就在附近,开始发飙。我想如果艾伯特·布鲁克斯在笑的话,我就没事了。就这样,我的朋友们,一个我从未想过会实现的梦想,实现了。当然,乔治一出现在颁奖典礼上,我就紧张地看着,确保我的妆容不会和他一起出现。作为记录,谢天谢地没有。但在那一刻,我知道如果他当晚赢得了自己的奖项(然后回到记者室),我就得站起来道歉。你知道什么,但他知道。他当然有!他是乔治·克鲁尼!所以当他走进记者室时,我拿起话筒说:“乔治,首先,祝贺你获奖。其次,谢谢你的拥抱。第三,我很抱歉化妆!”记者室破裂了,乔治以他一贯迷人和讽刺的幽默感回答说:“哦,别担心我只花了一个小时就出来了,但我们现在都很好。”

你知道吗?我很好。我在月球上过得很好。哦,顺便说一下,保罗·费格回来完成我们的采访。

广告